万博网页版登录

永远的铁道兵——大临铁路3标二工区施工侧记
  作者:车凯  时间:2020-09-21  点击量:   
【字体:

他们是谁?长达五年的坚持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大临铁路北起大理,经大理州的巍山县,跨越澜沧江经云县至临沧市,全长202公里,全线共设19个车站,定为客货共线铁路,设计速度为每小时160公里,为国家Ⅰ级单线电气化铁路,桥隧长度占线路总长度的87.25%,是云南省“八出省五入境”规划铁路网中的重要通道,也是中缅国际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公司承建的大临铁路三标二工区位于云南省西南部地区大理市南涧县碧溪乡,主要工程量包括:大保山隧道出口2135米,独家村大桥492.21 米,必雄隧道进口1080米,六五谷双线中桥102.85 米,杏子山隧道进口6057米。桥隧占比达到99.6%,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硬仗。

“一双筷子”趟出运输通道

2015年12月底,公司调遣精兵强将来到滇西神秘的大山深处安营扎寨,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展开了一场艰难而又精彩的博弈。

项目负责人周建勇在会议桌上“定下调子”,必须先对照设计图纸上的坐标找到所有隧道洞口,再综合考量运距、地形、成本、施工总量和需求以及坚决不触碰基本农田和公益林两条红线的基础上,寻找建设项目驻地、拌合站、炸药库、钢构厂、采石场等重要生产场所的合理位置,最后才能定点连线,形成运输网络,顺利打开施工局面。

副经理陈维拿着图纸寻找隧道洞口设计位置,一眼望过去只有遮天蔽日的茂密丛林,混杂无序的植被地貌和险象环生的山峦屏障。哪有路?根本没路可走,所有未知的危险和苦难都得用双腿来趟,人走得多了也便成了路。

头上顶着草帽,一手拄着登山杖,一手拿着打蛇棍,背包里装着一天的干粮和水,靠着一双腿爬坡上山、穿梭密林,路上累得坚持不住了就背靠大树尽量眯上一会儿,一天三餐硬生生被他们缩减到了一天两餐,方便面成了主要食物,偶尔能够在当地居民家里吃口便饭都已经成为了一种莫大的享受。

“在野外暴晒一天回来,整个人口干舌燥,眼睛赤红,脖子都晒起皮了。如果途中不幸遇到山雨,被浇个透心凉不说,脚下的湿滑和轰鸣的雷声更让人心惊胆战。”工区负责人高昌盛说:“有队员在行军途中不知不觉就倒下了,好几次都是打着吊瓶在医院病床上醒来的。”

虽然装备有GPS定位,但每走一截路就得用红布条绑在树干上做一个显眼的标记,必要时还要请附近村民帮忙做向导,即便做到这样谨慎细致,无功而返也在所难免。陈维说:“这里山高坡陡,地形复杂,有的地方连当地村民都没有去到过,只能大概指出个方向。”

由于当地脱贫攻坚需要对乡村道路进行封闭施工,仅有的两条从外界通往杏子山隧道的材料运输通道被完全堵死,已经进行的道路拓宽和路基填筑工作只能半途而废,前方天堑和公益林的阻隔更让修建第三条便道变得几乎不可能。

时任南涧县发改局局长张朝富在实地考察后一筹莫展:“既要为人民利益让路,又不能触碰公益林这条红线,水陆都不通,修建大临铁路恐怕只有请求空军支援了。”

他们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顺应当地政策规划,抓住了为公益林修建森林防火通道这一突破口。周建勇说:“这条长约10公里的森林防火通道一旦修成,不仅方便了森林消防应急救援和阻截火势蔓延,还可以为大临铁路建设提供便道。这样一举两得的方案很快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这招神来之笔让施工布局得以绝处逢生。”

削山找平,骡马驮运,修建便道与建家建线同步推进,仅仅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长达39公里的施工便道全部成型,项目各项生产功能已初步具备。

这些施工便道不仅使得运输线路更加集中,缩短了材料运距,降低了道路养护成本,还在无形中将附近十多个村庄连成了线,结束了当地村村不通公路的历史,成为大临铁路建设者留给当地的一笔财富。

陈维说:“施工便道修建完成后,当地老百姓出行方便多了,路线的选择更加自由,主要依赖的交通工具也从摩托车变成了小轿车。我们从南涧县政府得知,有90%的新建便道将会被永久保留下来。”

科技引领克制地质变数

大临铁路建设难度之大,为隧道施工专业队伍之罕见,而难中之难几乎都集中在了全长8867米的杏子山隧道上。

翻开设计图纸,杏子山隧道修建难度之大一目了然:杏子山隧道为Ⅰ级高风险隧道,最多埋深719米,最大坡度22.8‰,隧道地质构造复杂、类型多样,穿越7条断层破碎带及1处背斜,Ⅴ类围岩占比达到92%以上,建设者在隧道施工过程中需要正面应对顺层偏压、高地应力、高地温、突水涌泥、有害气体、危岩落石等地质灾害的威胁,杏子山隧道成为全线最难被攻克的隧道。

为了加强地质预报工作,更为准确的判释前方围岩情况,项目综合采用TSP、加深炮孔、超前水平钻探、顺变电磁法、地质素描等手段的基础上,专门购置了一台RPD150多功能钻机配合现场施工,在确保10米搭接长度的同时实现了150米长远距离地质钻探。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更大的难题还在后面,号称地质中“癌细胞”的炭质板岩在杏子山隧道内大量涌现,这种岩石松散到单手可以轻易碾碎,掌子面掉块成了“家常便饭”,开挖时更引起了明显的空间效应,多次发生初期支护大变形,最大变形达2米多,由于挤压变形压力太大,初期支护双层Ⅰ25b型工字钢架被直接扭断,隧道在建设初期每月进尺不足15米,施工进度一度陷入“走两步退一步”的境地。

项目多次邀请国内权威专家和大学知名教授到现场把脉问诊,组建了科研攻关小组,确立了《软岩大变形隧道控制技术》研究课题。在汲取各方宝贵意见,经过多达6次的试验段施工后,建设者最终采用‘超前支护+掌子面预加固+三台阶临时仰拱+径向注浆’的方案,初期支护预留沉降量设置为100厘米,掌子面预加固采用玻璃纤维锚杆。

项目技术负责人冯海洋说:“从方案实施情况看,玻璃纤维锚杆加固效果明显,通过加强超前支护和初期支护参数,初期支护结构的受力体系明显得到改善,初支变形达到了可控条件。”

精准施策破解工期难题

施工中始料未及的困难让大临铁路全线建设进度整体滞后,竣工日期却从计划的2021年6月提前到了2020年底,再加上因为疫情耽搁了45天时间,项目工期大幅缩水,施工进入到了分秒必争的战斗状态。

面对工期压力,周建勇进一步优化生产方案,项目施工中所需要的碎石全部采用就地取材的生产方式,碎石机+洗石机的成套配置更进一步保证了碎石质量,让碎石外购成为了过去式;开山采石和隧道掘进所用的炸药采用集团公司自有资质,选择厂家直供,省去了中间商赚差价这一环节,仅这两项变化就为项目省下了至少2000多万元的成本支出,首先实现了“轻装上阵”。

项目同时优化了隧道施工方案,坚持“管超前、短进尺、少扰动、勤量测、早封闭”原则,杏子山隧道采用隧道进出口、1个横洞、1个支洞,6个掌子面同时进行开挖;组建开挖、支护、喷锚、出渣、钢筋、二衬6个专业班组进行两班倒全天流水化循环作业;隧道内大型机械按照“从里到外”的顺序从掌子面到洞口科学排布,并使用加油车置换出腾挪大型机械所需的大量时间;要求值班人员对隧道内的施工点位置、工序先后、机械运行情况做到心中有数,进行全程盯控,实现了多道工序平行作业,工序转换零耽搁、负搭接。

安质部长黄延庚说:“一辆车进入隧道后,应该在哪个时间点前出来都是有定数的,如果超出了规定的时间范围,就需要值班人员进洞对堵点进行紧急疏通。”

同时,项目多次开展劳动竞赛,将各工序作业循环时间细化至分钟予以奖罚,每半月考核兑现,每超额完成1米奖金递增,奖金直接发放到人,从而迅速掀起大干高潮,高峰期有700多名工人、百余台大型机械同时进行作业,每循环前进1.6米,每天最多可完成3个循环,Ⅴ类围岩单洞月进尺更达到了108米。

副经理郭彦彦说:“在大干时期,为了让员工紧绷的神经得到适当的舒缓,项目部为职工购置了各类健身器,更多次举办了台球、乒乓球、篮球以及象棋等文体比赛,采取劳逸结合的方式让项目整体施工速度始终保持在了较高水平。”

如今,大临铁路全线35座隧道已全部实现贯通,铺轨和四电安装也将于2020年12月完成,年底将具备全线开通条件。建成通车后,昆明至临沧仅需3个小时左右,临沧也将结束不通铁路的历史,对于改善滇中、滇西地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沿线地方经济,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具有重要的作用。

苍山洱海,双廊古镇,大理古城,祥云水木山,崇山寺三塔,云南的大好风光对他们来说虽然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有员工说:“等项目完工了,我一定空下时间来坐着我修的铁路,带着老婆孩子游遍云南,好好看一看自己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又有员工说:“在项目生活穿衣打扮都不讲究,搞得每次回家都像是山炮进城一样。等项目完工了,我首先要从里到外好好拾掇拾掇自己。”

他们是谁?长达五年的坚持又究竟是为了什么?能够回答你的恐怕只有这壮美的大好河山,静下心来细听那云的低垂、山的呜咽、水的波澜,你一定能从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韦德国际雷竞技游戏下载千赢国际老虎机平台